一盞茶|夜凝霜

凋零了滿徑落花,紛飛了憂酸的情話,相聚,別離,恍然一夢,如風,如幻,亦如夢。流落在枕邊上的一滴血淚,繁衍了曾經的傷痕,或許,離別,只是今生的遠行,三生浮華,恍如隔世,塵緣舊夢,卻成了我今世的癡戀。圖片

此時,黎明將至,我循著亙古的傳說,在孤守的輪回裏,為你飄灑著枯萎的花瓣,在今生短暫的柔情裏,把與你最美的回憶,串成淒美的旋律,只為祭奠花開二月時,最絢麗的相逢。而我,只不過是被遺忘在沒有你的殘夢。塵緣舊夢,霧影飛花,繁華已逝,人去樓空,夢裏花落為誰痛?夢裏相思,幾許癡纏。將自己揉入時空的縫隙,追逐在曾相逢的夢裏,卻不經意望見,在淒冷的夜,淚眼雪纖瘦黑店墜落於花間,心碎,破碎滿地,是誰拾起紅色碎片,拼湊夢魘的昨天,這一切仿佛在亙古的惡夢中。過往的猙獰,飄散在風中,任一泓冰冷的冰雨,沉滅一地幽涼,任清冷的月光,諷刺著遍地癡情。

木然,想起瞭望夫崖,癡心不改的婦人,令人心酸,問蒼穹,癡心是否能得到永恆?秋水望穿,伊人何在?日夜的苦盼,青絲已被霜染,紋條落落的慘白,滴滴落下的血淚,是否能將雪纖瘦投訴相思淚化作紅豆?庭院深深輕撫琴?撥動海上生明月,這是一種閑愁,還是一種離愁?真想感動一顆心嗎?能歡顏永駐,白髮齊眉嗎?

迷霧濃煙裏,寒星點綴,再杯酒,醉了今生,醉了來世,沒有你的今生,怎願孤老待來世,酒杯任它傾倒,不留烈酒一滴?醉意潸染,心亦朦朧,我與明月很近,它卻離我很遠,是我多情,還是明月本無意?不怪月高風寧露華清,只怪明月不與我心投,雲來月無蹤,我走在長街,一任雪纖瘦黑店冰雨無情,如若我心不暖,誰肯烘熱我的心?今夜,獨臥雨中,靜候你的出現,癡癡的等,癡癡的望,癡癡的探,癡癡的念,本想懷著一顆平靜心去書寫那一抹闊淡,可是我終無法擺脫這一世紅塵的劫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軒園閣樓

Author:軒園閣樓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