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寨子的一片梯田裏突兀著一棵古樹笑得很甜


路旁的竹林下碼著八、九包磷肥,一對四十來歲的男女正准備把磷肥背回家。商販騎在停著沒熄火的兩輪摩托車上,“人”字拖鞋緊緊摳著地,眨著商業眼睛用布依雋景探索40語言同這對男女同交談著,我聽不懂,他們好像在討價還價,或許是預約下次送貨時間。我不僅感慨:生意做到村組每家每戶,服務不留一點死角,難得啊!再看看那窄、陡、彎的小道,兩輪摩托車還要馱著四、五百斤行駛,這些騎車人技藝真高,我看啊個個都是山地摩托賽車手。這些賽車手用摩托車托出物質文明,環境“造就”人啊!

我爬上微隆的土包,厚厚的落葉墊著我的雙腳,軟得像女人羞澀的溫柔。我索性坐在木葉上,聆聽不遠處幾只小雞哼著小曲,看母雞雙腳迅速來回刨著腐葉,尋找美味佳肴來哺育自己的兒女。再遠的地方,一只打扮得時髦的紅公雞領著五六只下蛋母雞咯咯地唱著情歌,時不時還吼幾下太陽。突然一只山雀從林間掠過,公雞迅速逃進灌木叢,幾只母雞尖叫著胡亂散去。只有那只帶兒的母雞,把子女召集在自己的肚皮底下,警覺地看著四周,保護著自己兒女。

我從山嶺下來,一個約莫十三四歲的女孩恰好從我面前走過。很瘦,瘦得一陣微風就可以讓她左右搖擺,呆滯的臉學著電視裏的女人也刮些“磁粉”,可是掩飾不了底色的蠟黃與無助,頭發本來很稀很細,再加上染成流行的黃色,“成熟”的裝扮更讓她空虛柔弱的靈魂沒有一點遮掩。腳上的坡跟鞋走著下坡路,還沒刮風就搖搖擺擺踉踉蹌蹌。手裏拿著新的電風扇和一些零食,我想她應該是趕集回來。經打聽,這女孩的雋景探索40父母都在外省幫城裏人建房子,自家的房子卻沒有打理;她好像讀五年級了,只能在家裏自己照顧自己;噢,陪伴她的還有一頭過年待宰的豬。那些老房子像睡足之後起來伸第一個懶腰的老黃牛,聽風吹過時就像牧童吹著的哨兒,嘹亮地劃破天空。好像還有松鼠在房子裏追逐求愛,發出吱吱吱的甜言蜜語。她家也不例外。於是我開始胡思亂想:今年,小豬用嘴敲打圈門,覓食的叫聲陪伴幹瘦的女孩;明年,小豬變成臘肉,用身體把女孩喂得白白胖胖。或許那“睡足之後起來伸第一個懶腰的老黃牛”已消失於村寨,女孩的父母在自家宅基上穿梭,用鋼筋水泥塑造屬於自己的格子。女孩穿著平底鞋,烏黑的頭發擋不住白淨的臉,手裏拿著獎狀,笑得很甜。

遠遠地,呵!好大一棵樹,這是久違的風景,真令人神往。於是蒙生一個念頭:要去拜訪那棵樹。

梯田裏種的早熟黃豆已經賣完,只有雋景探索40躲在角落裏不想結果的幾株黃豆枝葉茂盛,趾高氣揚,好像再嘲笑那些結果累累的同類被主人結果了。悲哀的是不知道自己已被遺棄,還做著癡夢,將來與前面的古樹匹比。我冒天下之大不諱,篡改藏克家的詩句:“有的黃豆死了/有的黃豆還活著/有的黃豆活著/可是它已經死了……”忍不住伸手去褪開茂盛的枝葉,捏一把豆莢,癟得“A罩”都用不了,還包養了一些小蟲。可謂“金玉其表,敗絮其中”。於是讓我聯想到田裏的稻穀,越是頭彎得越低的越是粒粒飽滿,越是把顆粒高高掛起的越是顆粒無收。哎,突然想到:浮華真是時代的紅緣禍水,文明又被它玷汙了一回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自我介绍

軒園閣樓

Author:軒園閣樓
欢迎来到FC2博客!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月份存档
类别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